熱點||掀起VOCs的"蓋頭"來

     文章導讀

introduction

《揮發性有機物排污收費試點辦法》頒布實施一年來,對VOCs的污染防治工作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除了收費辦法的出臺實施,相關排放標準和地方整治方案的制定實施,也推動VOCs治理,利于企業開拓VOCs治理、監測市場。業內初步預計,近3年僅VOCs治理市場將達1800億元。此外,VOCs治理的咨詢業務近年來逐漸興起,第三方運行可更好保障運行效果,有望成為今后VOCs治理的一個發展趨勢。

 

 

 

 

VOCs治理市場近三年將達1800億元

各地政策、方案頻繁出臺,監測市場與治理市場體量有望平分秋色,第三方服務將成發展趨勢

 

  中國環保產業協會近日公布了《有機廢氣治理行業2015年發展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根據協會統計,近一年來,國內15個省(直轄市)出臺了VOCs(揮發性有機物)收費細則,大約40個城市頒布實施了治理、整治方案。


 


  “各地VOCs治理政策、標準、方案的出臺實施,將催生巨大的VOCs治理、監測(檢測)和第三方服務市場。初步預計,近3年僅VOCs治理市場將達1800億元。”專家表示。

 

 

 

政策組合拳開辟治理新市場
收費辦法、整治方案和嚴格執法促進VOCs治理

 

  “《揮發性有機物排污收費試點辦法》頒布實施一年來,對VOCs的污染防治工作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中國環保產業協會有機廢氣凈化委員會秘書長郝鄭平表示,各省(直轄市)也紛紛制定VOCs排污收費實施細則,截至今年9月底,已經有15個省(直轄市)發布了VOCs排污收費實施細則。
  
  郝鄭平認為,在收費制度的重壓之下,之前還在觀望的企業特別是一些大型企業,已經開始全面啟動VOCs減排工作。VOCs的減排控制能力與企業的清潔生產水平已經成為影響相關行業競爭的關鍵因素。清潔生產水平高、VOCs排放量少的企業將會得以生存,反之將會面臨被淘汰的風險。特別是在北京、上海等監管要求高、執法嚴的地區,這個趨勢已成為共識。
  
  除了收費辦法的出臺實施,相關排放標準和地方整治方案的制定實施,也推動VOCs治理,利于企業開拓VOCs治理、監測市場。
  
  據了解,截至目前,涉及VOCs的大氣固定源污染物排放國家標準已經擴展至14項。北京、上海、廣東、重慶、天津、河北、浙江、江蘇等多地已經頒布了相關的VOCs地方排放標準。這些標準為各地企業推動VOCs減排提供了依據。
  
  另外,目前已經有大約40個以上城市發布了VOCs綜合治理、整治方案,涉及減排的重點行業、重點企業以及實施進度、資金配套、監管措施等內容。
  
  伴隨著VOCs相關減排政策、標準和方案的制定出臺,各地政府及其環保部門明顯加大了監管和處罰力度,特別是處于大氣污染重的京津冀等區域。環保部門通過明察暗訪,對違規生產、治理延后、治理設施不達標的企業進行了嚴厲處罰。
  
  “從近期來看,新制定的相關政策、標準、整治方案以及執法壓力催生的治理市場容量巨大。”中國環保產業協會有機廢氣凈化委員會副秘書長欒志強說。
 

 

 

細分領域進展不一

 

 

 

源頭減排已開啟,治理市場近3年將達1800億元

 

 

  由于VOCs的污染涉及到眾多污染物種類和行業,目前我國尚未建立VOCs污染企業的源清單,對VOCs治理市場總容量難以進行準確的計算。總體來講,VOCs的控制治理市場可以劃分為源頭減排、末端治理、VOCs監測(檢測)和第三方服務等細分領域。
  
  據悉,而且在很多行業,VOCs減排首先是要求提高清潔生產水平,從源頭上減少生成。如汽車和家具生產行業噴涂生產線的改造,需要更換為水性涂料;包裝印刷行業印刷與復合生產工藝改進,需更換為水性油墨和水性膠粘劑等。
  
  從短期來看,生產工藝、生產設備和原材料的更改與改進投入大;但從長期來看,很多行業可以借此促進產業升級,大幅度降低VOCs排放,減少VOCs末端治理成本。“由于源頭治理剛起步,其成本涉及的因素也比較多,目前其市場空間難以清楚估算。”業內人士表示。
  
  而末端治理市場逐漸明晰,容量巨大。“從目前已經發布了VOCs治理、整治方案的約40個城市的情況來看,各城市發布的VOCs治理重點企業數量在100家——1000家之間,以平均300家計算,每家企業的治理費用按平均300萬元計(實際上大型企業的治理費用可能達到幾千萬元直至上億元,小型企業的治理費用可能在100萬元左右),每個城市的平均治理費用在9億元左右。”清華大學副教授馬永亮估算。
  
  以全國200個城市和地區計算,則近3年的VOCs治理市場將達到1800億元,平均每年600億元左右。實際上許多城市VOCs治理重點企業數量要遠超過300家,實際的末端治理市場要超過這個估算的數據。

 

 

監測檢測市場有望成新熱點

     市場空間未來可能與末端治理市場空間相當

 

  “VOCs種類多(最為常見的有200多種),涉及到的行業和企業數量多,排放條件復雜,監管非常困難,監測(檢測)已經成為目前制約VOCs治理的一個關鍵業務。”郝鄭平認為,從長遠來看,VOCs監測(檢測)市場需求巨大,可能接近或達到VOCs末端治理的市場。VOCs監測(檢測)市場主要包括3個方面。
  
  一是對污染源的常規檢測。污染源的常規檢測主要是為污染治理設備的選擇與建設提供基礎數據,也為環保部門的執法服務。在石化與化工行業,對于無組織排放的泄漏檢測與修復(LDAR技術)工作,目前已經在全國范圍內展開,通常都是由第三方公司負責完成,有大量的第三方服務公司在從事檢測服務工作。由于檢測項目多,通常檢測周期較長,一般檢測費用較高。
  
  二是污染源在線監測裝置的需求。為了對污染源進行有效的監管,工業固定源(特別是較大型的污染源)的在線監測將是今后的一個發展趨勢。,目前天津市和上海市已經明確規定了VOCs污染源在線監測要求,其他地區雖然還沒有明確要求,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也已經增加了在線監測的要求。
  
  對于一般污染源,可只考慮非甲烷總烴的監測,監測設備費用較低,每臺約需要10萬元——20萬元左右;但對于苯系物等控制要求較高的污染因子,除了對非甲烷總烴的監測要求外,還需要對特殊污染因子進行監測,監測設備的投入較高,每臺可能需要30萬元——100萬元左右。考慮到VOCs污染源的數量眾多,在線監測設備的需求非常大。
  
  “如上海市規定排風量達到10000m3/h的污染源必須安裝在線監測設備,第一批公布的企業數量約2000家,如果只考慮非甲烷總烴的監測設備費用需要2億元——4億元。實際上一家企業可能有多個監測點,如果再考慮對高毒性污染因子的監測,監測設備投入要超過4億元。”欒志強舉例說。
  
  三是環境空氣質量監測站點的建設。在常規空氣質量監測站點中增加總VOCs和非甲烷總烴檢測項目,需要對檢測設備進行改造,增加相應的檢測設備。
   

 

第三方服務將成發展趨勢 

 

 VOCs治理的咨詢業務近年來逐漸興起,第三方運行可更好保障運行效果  
  “由于我國VOCs治理工作起步較晚,第三方服務市場目前尚未形成規模,但從近幾年的發展趨勢來看,第三方服務將成為今后的一個發展趨勢。”欒志強表示。
  
  據了解,VOCs治理的咨詢業務近年來逐漸興起。VOCs的治理技術體系非常復雜,治理技術的合理選擇是困擾業主單位的一個主要問題。很多企業由于技術選擇不當,治理效果達不到預期要求,造成重復投資的問題比較突出。
  
  “已經有了一些專門從事VOCs治理業務的公司,主要是為企業提供系統解決方案,以及為政府部門的VOCs治理進行總體規劃、策劃等。”馬永亮表示。
  
  初步預測,治理設施的第三方運營服務市場潛力巨大。通常VOCs治理設施的運營專業性要求很高,業主單位缺乏相應的運營方面的人才,由第三方負責運行可以更好地保障運行效果,并且國家政策也提倡由第三方運營服務。
  
  此外,在VOCs排放集中的區域、園區中VOCs的集中治理,如溶劑的集中提純回收、活性炭的集中再生等,涉及到溶劑提純基地和活性炭再生基地建設,也需要由第三方來負責管理和運行工作。第三方運營服務將會成為今后VOCs治理的一個發展趨勢。

微信棋牌游戏修改大师
重庆时时彩复式计划 三公玩法技巧 彩票任务赚佣金的平台 北京复投pk10骗局 彩票倍投计算器 北京pk10精准计划网站 时时彩双胆是什么意思 足球即时比 加拿大蛋蛋28精准预测网站 pk10在线计划 非凡炸金花手机安卓版 马德里竞技 乐优彩票怎么不能用了 全天赛车pk10免费计划 欧洲秒速时时技巧 最新单双公式技巧规律